新闻
首页>新闻>正文

揭秘一个庸才如何靠抓阄成为了“宰相”

2016-12-28 08:37:00来源:北青网
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

电影《柳如是》剧照
电影《柳如是》剧照

  要说大明朝谁的运气最好,我首推东林党人士——周道登。

  提到周道登,很多人第一个会想到的是柳如是,因为这个周道登是柳如是第一个男人。柳如是大家就比较熟悉了,传说中的“秦淮八艳之首”。

  柳如是,女诗人,本名杨爱,字如是,又称河东君,因读宋朝辛弃疾《贺新郎》中: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,故自号如是。

  而柳如是因家境贫寒,很小就被卖到松江盛泽镇归家院做婢女(也有说是流落街头被归家院收养了)。

  所谓归家院,其实就是青楼。当时盛泽镇声伎风流之盛,几乎可与金陵(南京)相比。

  归家院的“妈妈桑”叫徐佛,会操琴,擅画兰草,长得姿容不俗,是盛泽镇的一位名妓。幼小的柳如是得徐佛的悉心培养,也能诗词,擅书画,才艺出众。柳如是14岁的时候,相国(大学士,相当于宰相)周道登告老还乡,到归家院挑个婢女侍候他的母亲,挑去挑来,就挑上了柳如是。

  周母常居深宅大院,见到伶牙俐齿、乖巧怜人的柳如是自然非常欢喜。柳如是在归家院见识到许多人物,察言观色,应对从容,伺候起周母来自然得心应手。可惜不久,青春貌美的柳如是就被妻妾成群的周道登看中,把她收为最末一房小妾。

  凭借美貌和才华,柳如是很快就受到周道登的专房之宠。清钱肇鳌《质直谈耳》卷七载:“(她)年最稚,明慧无比,主人常抱置膝上,教以文艺,以是为群妾忌。”不久,群妾诬告柳如是与男仆私通,周先生本来就是个糊涂蛋,众口铄金,竟然不辨真假,勃然大怒,要柳如是自尽。最后是周母念及柳如是服侍之情,幸免一死。1633年,十五岁的柳如是被逐出周家,再次回到了归家院。

  柳如是走后,周道登相思成病,含恨归西。这等于给柳如是做了一通实实在在、轰轰烈烈的广告。凭着“相府下堂妾”的名人效应,她很快在众多青楼名娃中脱颖而出。(也有说是周道登死后,柳如是被下堂了。晚清有位名妓叫赛金花,曾嫁给清廷的状元、公使,后来丈夫死了,她重操旧业,就打着状元夫人、公使夫人的牌子,在上海滩成为了“花国状元”。)

  至于柳如是是周道登生前还是死后被下堂的,我们也没必要追究了。反正就是这位大学士,七老八十还成为了日后秦淮八艳之首的柳如是第一个男人。

  哎,有钱真好!

  电影《柳如是》剧照,后面的男子是男主角,由秦汉饰演的钱谦益,和周道登一样,都是东林党人,崇祯依靠的就是这么一群只知道纳名妓的“老不休”,大明朝怎能不亡。

  上文说到周道登是一个“相国”,明朝是没宰相了的,可是到了中后期,能入阁的基本上就等于是“宰相”了,当时被称之为“大学士”或者“阁老”。

  周道登能坐上大学士的高位,也是靠运气,纯粹的“狗屎运”。

  话说崇祯帝做了皇帝后,十分讨厌当时的内阁大学士黄立极、施凤来、张瑞图、李国普等四人,因为他们几个都是魏忠贤的爪牙,人品和能力都不咋地。

  一朝天子一朝臣,崇祯自然希望能挑选一套新的,他喜欢的,他认为有用的最高领导班子。于是崇祯命令大臣们推荐十个能力和人品都优秀的宰相候选人,周道登也有幸位列其中。

  十个候选人有了,可是入阁的名额有限,怎么选呢?

  崇祯皇帝想到了一个好办法——抓阄。没错,堂堂大明帝国的最高几位领导人,选取的办法竟然是“靠运气”。

  第一次抓阄的结果是钱龙锡,次李标、来宗道、杨景辰四人。崇祯对这份人选不满意,于是又抽了一次,周道登、刘鸿训等人被抽中。周道登第一次晋见崇祯皇帝时,就一口气提出三条建议:“一曰守祖制,二曰秉虚公,三曰责实效。”让崇祯印象很深刻,于是崇祯皇帝很高兴,全部予以接纳,便让他做上了大学士(相当于宰相)的高位。

  这真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!

  如果说周道登有点实力,即便是被抓阄抓成了一个“大学士”,那也可以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,可是周道登实在不是一个“宰相之才”。

  他不仅不是一个“宰相之才”,甚至可以说是“不学无术”,我甚至怀疑他的进士是靠作弊得来的,因为很多基本的文学、历史知识,他都不知道,每每崇祯有事问他,他基本上是答非所问。

  这里有几个例子,都是《明史》上的记载:

  话说一日朝会上,崇祯皇帝见某位官员的奏折上有“黑齿”一词,不解,便请教周道登,这位周阁老想了半天,回奏道:“黑齿,齿发黑者也!。””(意思是黑齿,就是牙齿发黑,实际上黑齿一般指春秋时的南方的一个古国,《管子·小匡》终记载:“齐桓公九全诸侯,一匡天下,南至吴、越、巴、牂牁、不庚、雕题、黑齿、荆夷之国。注曰:皆南夷国号。”)。

  还有一次,是崇祯御经筵的时候,问周道登:“宰相须用读书人,当作何解?”周道登想了半天,顺口作答:“容臣等到阁中查明后,再回奏皇上。”过了一段,崇祯忽然想起件事,就问:“近来诸臣奏疏中,总有‘情面’两字。何谓情面?”周道登回答道:“情面者,面情之谓也。”

  也就是说,这位周阁老根本上连基本的文学知识都回答不上来,真正的是要么答非所问,要么一窍不通,连急智也没有。

  不过崇祯也不算是个昏君,眼见这位周阁老如此不济后,第二年就将他打发回老家了。

  一个不学无术的庸才,靠抓阄坐上了大明朝男人出皇帝外最梦寐以求的位置(入阁),还成为了秦淮八艳之首的第一个男人,你周道登不是大明第一好运男,还有谁能和你争呢?

责任编辑:李晓(EN035)

频道推荐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生活
  • 探索
  • 历史

©北青网版权所有  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 1101050000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