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首页>新闻>正文

唐朝男人不愿做附马:“外遇”惨遭被剥皮

2017-04-07 10:59:00来源:北青网
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

资料图
资料图

  驸马是几品官?在历史上,汉武帝时开始设置这种官,起初多让皇室或外戚及王宫大臣的子弟担任。到三国时,魏国的何晏因与公主结婚,被授予驸马都尉之职。其后,杜预与司马懿(晋宣帝)的女儿堂山公主结婚,也拜为驸马都尉,魏晋之后,皇帝的女婿照例加驸马都尉称号,简称“驸马”。驸马已不是官职,仅是称号而已。

  “驸”指的是马,三匹马拉一辆车,左右两边的马称为“驸”。“驸马”则是掌管皇帝之“驸”的人,汉武帝时开始有“驸马都尉”这种官职,掌管皇帝舆车之“驸”。

  《后汉书》载:“皇女红夫,十五年封馆陶公主,适驸马都尉韩光。”即东汉馆陶公主找的女婿恰巧是个驸马都尉,从此以后逐渐把“驸马”作为皇帝女婿的专称。另一说法是晋武帝司马炎为了自身安全,掌管皇帝车驾的人只有皇帝女儿(公主)的丈夫才能担任。这一规矩被后世皇帝一直沿袭下来,天长日久“附马”便成了皇帝女婿的代名词。后来,凡作了皇帝女婿的人,无论是否擅长训马,都被拜作“驸马都尉”。

  驸马是几品官?

  “驸马”本是汉武帝时开始设置的一种官职,其全称是“驸马都尉”,职责是为皇帝外出时掌管驾驭副车的马匹,多由宗室及外戚、诸公主的子孙充任,是一种近侍官。魏晋以后,皇帝的女婿往往被封为这个称号.例如晋代的杜预娶司马昭之妹高陆公主,做了司马懿的女婿,后来司马炎称帝后,追尊司马懿为晋皇帝,授杜预为驸马。又如东晋的刘恒温是明帝司马绍的女婿,也先后做了驸马。自此以后,皇帝的女婿照例加上驸马都尉称号,驸马已不再是一个实际的官职而成为皇帝女婿的代称。到了清朝,驸马改称“额驸”,含义基本相同。

  请看典籍记载:杜佑《通典》:“奉车、驸马、骑三都尉,并汉武帝元鼎二年初置。驸马掌驸马,【注:驸马,非正驾车,皆为副马。一曰:驸,近也,疾也。】骑都尉本监羽林骑,又窦婴为朝请,后汉并属光禄勋。奉朝请无员,本不为官,汉东京罢省三公、外戚、皇室、诸侯多奉朝请。奉朝请者,奉朝会请召而已。晋武帝亦以皇室、外戚为三都尉而奉朝请焉。元帝为晋王,以参军为奉车都尉,掾属为驸马都尉,行参军舍人为骑都尉,皆奉朝请。后罢奉车、骑二都尉,唯留驸马都尉奉朝请而已。诸尚公主者,若刘惔、桓温等皆为之。宋武帝永初以来,以奉朝请选杂,其尚主者唯拜驸马都尉。齐奉朝请驸马都尉及散骑给事中等官,并集书省职。

  齐职仪曰:「凡尚公主拜驸马都尉。」梁三都尉并无员秩,其奉车驸马,皆武冠绛朝服,银章青绶。梁陈驸马皆尚公主者为之。后魏驸马都尉亦为尚公主官,虽位高卿尹,而此职不去。奉车二十人,骑都尉六十人。北齐驸马与后魏同。隋开皇六年,罢奉朝请。炀帝时,奉车、驸马并废。大唐驸马都尉从五品,皆尚主者为之。开元三年八月,敕:驸马都尉从五品阶……

  古代驸马的悲惨生活

  皇帝的女婿当然不好当,驸马尽管身份高贵,但公主却是皇帝的女儿,这样一来,驸马不可以三妻四妾,不可以要求老婆三从四德。《明史·志第三十一·礼九》载:“驸马黎明于府门外月台四拜,云至三月后,则上堂、上门、上影壁,行礼如前。始视膳于公主前,公主饮食于上,驸马侍立于旁。”完全是奴才相。有些驸马比较幸运,公主还算安分守能相安无事;但有些就比较倒霉了。

  《宋书·本纪第七·前废帝》载:“山阴公主淫恣过度,谓帝曰:‘妾与陛下,虽男女有殊,俱托体先帝。陛下六宫万数,而妾唯驸马一人。事不均平,一何至此!’”这位宋山阴公主嫌只有驸马一个老公服侍太少,要让皇帝哥哥又给找了二三十个“面首”。

  刘三嘏曾考取进士,一篇《一矢毙双鹿赋》辞彩华丽,辽圣宗极其赞赏,并将与皇妃白氏所生的第四女许配给他。刘驸马突然从辽国逃到北宋避难,史书上对此次叛逃原因只写五字:“与公主不谐”。可当时北宋对辽国年年纳贡唯恐有所得罪,怎敢收留他?等辽国使节拿着国书一到北宋即乖乖把此人交与对方。刘驸马重踏故土除了他的双脚,还有他的首级。

  《万历野获编》中记载的驸马冉兴让身为明神宗的驸马,有一天,他的妻室寿阳公主没有告诉管家婆(公主的奶娘)梁盈女,便自行与他相聚,享受天伦之乐。岂料梁盈女恼怒职权被侵犯,居然把冉兴让从公主房中拖出来,赶了出去。公主好言相劝,也被她以粗言秽语辱骂了一番。寿阳公主一夜不曾合眼,第二天一早就进了宫,想把这件事情告诉母亲郑贵妃,岂料梁盈女恶人先告状,已经在郑贵妃面前说了公主许多坏话。故此郑贵妃拒绝见女儿,自然也就听不到女儿的申述。冉兴让受辱之后,写好奏章准备参奏管家婆,谁知梁盈女的相好太监早已料到这一着,纠集了几十个大小太监在内延等候,他们一见驸马走来,便把他团团围住,劈头盖脸就打,直打得驸马爷衣帽破碎,伤痕累累,好不容易才逃出重围。回家后,冉兴让打算再写奏章,圣旨却来到了。皇帝严厉地责备他一番,下令收回蟒袍玉带,还把他送进国学反省了几个月,不准他再提此事。

  清朝驸马必须对父母尽孝道,所以驸马不与妻子同住,驸马要见妻子,须先由公主“宣召”,所以不便时时求见。公主要见丈夫,也得找个什么理由才宣召,然后由下人奔走传达,还要赏赐花钱。麻烦的是,一些管家婆,常常从中作梗,致使驸马和公主如牛郎织女,可望而不可及。他们名为夫妇,却难得有机会共枕床席。

责任编辑:周珊珊(EK006)

频道推荐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生活
  • 探索
  • 历史

©北青网版权所有  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 1101050000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