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首页>新闻>正文

徐静蕾称不会做记忆手术:所有痛苦都伴随着美好

2017-05-02 06:33:30来源:华商报
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

  AOEV-fyeuirh0281525

  徐静蕾

  如果手术可以拿掉痛苦的记忆,你愿意做这样的手术吗?

  电影《记忆大师》探讨的就是这样的问题。

  女主角徐静蕾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痛苦的记忆也往往带着美好的记忆,做不做都是个人选择。

  演戏变成一种爱好

  华商报:当初在接剧本的时候,你认为它最吸引你的是什么?

  徐静蕾:我觉得是剧本,因为它的剧本真的还蛮好看的,非常复杂的一个故事,但是讲的非常清楚,我真的觉得是我这几年读到的非常好看的一个本子,不管是从文学性,还是剧本讲述的方式上。

  华商报:张代晨这个角色,她是一个牺牲了自己家庭的女人,你本人和这个角色有相同点和不同点吗?

  徐静蕾:我觉得我们挺不一样的,我自认为是一个情感上比较成熟的人,不太会翻过来倒过去地踌躇、迷茫、拧巴,我比较清楚,我很知道自己要什么。那张代晨不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而且做得很多决定都是一些不成熟的表现,比如她提出离婚,你知道有一种提离婚并不一定是真的想要离婚,而是要引起别人的注意,我会觉得这是她不成熟的表现。当然她的老公也是不成熟的,两个人有问题其实很正常,要通过交流、沟通。在我看来,我是很干脆的人,就是留下或者走开,就不会徘徊来徘徊去。

  华商报:之前你也做过导演,做过监制,再回来做演员,会不会在审视这个剧本、审视这个人物的角度上有一些变化?

  徐静蕾:其实对我来说演戏已经变成一种爱好了,只是这个爱好一定是自己喜欢的剧本,或者合作的对象,我才会去做。我不喜欢完成任务似的工作,因为对我现在的这个阶段来说,那样没有意思,我现在不再追求在表演上有所建树,或者未来我还要一直演戏,其实找我的剧本挺多的,但真的没有那种想演的激情,每次我看到剧本就想说这个我演了和不演有什么差别吗?那我宁可去做我喜欢做的电影项目。

  段奕宏的眼睛很有内容

  华商报:是什么原因促进你和陈正道导演的合作?

  徐静蕾:我觉得剧本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,这个剧本也是导演一起参与写的,看到剧本就会看到背后有才华的人,《催眠大师》的时候,我们也谈过,当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没有合作。看完这个剧本我会想要拍,不管我这个角色怎样,但我想参与这个创作。

  华商报:和黄渤老师也是第一次合作,你们第一次合作的默契度也是挺高的,你和黄渤老师合作有什么感受吗?

  徐静蕾:我觉得黄渤首先是一个特别好的人,他很热情,他会面面俱到,他会把谁都照顾好。相比之下,我和段老师都属于比较自我的人。黄渤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人,他对自己做的事非常认真,我们身边有很多人,不是每一个人对自己的工作都怀有很大的热情,有的时候大家就认为这是一个工作、赚钱,和那样的人合作就很没有意思,看到我们组的这些演员,包括导演都很有热情,那我自己会觉得非常好。我确实抱着一种来跟演技很好的演员合作的心理来的。

  华商报:第一次合作就有吻戏,这过程中有没有发生有趣的事?

  徐静蕾:黄渤是我所有演过戏里面最不会演接吻戏的一个人。

  华商报:段奕宏老师会给你一种什么样的印象?

  徐静蕾:我觉得他的眼睛真的是很有内容,他的眼睛背后的东西非常丰富,段老师和黄老师是很不一样的两个人,段老师很专注、安静,他的世界里好像只有我的角色、我要演的戏,他的性格就是不会和你嘻嘻哈哈的,大家都打成一片的那种,他非常慢热,心底里是有和人沟通的愿望,只是他的性格不是那种八面玲珑的性格。这两个演员从演员的类型上非常不一样,他们演戏的风格也不一样,性格也不一样,所以我觉得这次合作很值得。

  我不会做记忆手术

  华商报:电影中,丈夫为了离婚做了记忆失感手术,如果是你本人的话会理解丈夫这种行为吗?

  徐静蕾:我可以理解这种行为,小时候也经历过情感痛苦,会想到说如果能把这个记忆摘除掉就不会那么痛苦了。

  华商报:到目前为止,如果记忆失感手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普及开了,大家都可以做这个手术了,那你会不会想要消除哪一段记忆?

  徐静蕾:我觉得这很矛盾,因为所有的痛苦都是伴随着美好的,没有美好就没有痛苦,那如果把痛苦的记忆拿掉,意味着美好的也没有了。其实我最痛苦的记忆是我奶奶去世的时候,是我真正觉得痛苦的事情,可是如果我把它拿掉的话,那我和奶奶那些童年,从小在一起的美好回忆也没有了,那我还是会选择不拿掉,因为如果你没有深爱一个东西,你不会觉得真正的痛苦。

  华商报:如果记忆失感手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普及开来,你会觉得是一件好事,还是坏事?

  徐静蕾:我觉得还是个人的选择吧,很难说这是一件完全好的事和完全坏的事,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,只要不是攻击别人的,我不会觉得反对。只是说有这个手术,我会选择不做,因为痛苦和美好是在一起的,但是有人想做,我也不反对,如果说它能让有些人觉得自己更幸福一点,生活更美好一点,这也是一件好事。

责任编辑:李墨涵(EN043)

频道推荐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生活
  • 探索
  • 历史

©北青网版权所有  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 110105000077